加一人参总裁刘琰超:成功背后的坚持

发布时间:2013-07-25 08:07:33 来源:凤凰网

       进入2013年,人参行业传来好消息,在国家卫生部正式批准人参作为新资源食品之后,吉林加一土产有限公司成为首家获得人参食品的QS认证的人参生产企业,这将对吉林省乃至全中国的人参产业都具有非常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继在中国第一个获得有机人参认证之后,加一再次领跑人参产业。为此,记者采访了加一公司总裁刘琰超。

       刘琰超(Monica.Liu),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硕士,是国内第一代外贸出口人参的经历者和积极参与者,1992年大学毕业进入吉林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人参科工作,后于1999年和先生肖英恒组建吉林加一土产有限公司,一直专注坚守在人参行业20余年,被称为“世界有机人参的缔造师“、”全球有机人参掌门人“。

       一:咬定青山不放松:专注人参行业21年,见证并深度参与了人参行业发展

       1992年,大学刚毕业的刘琰超进入吉林省医药保健进出口公司从事人参对外贸易工作,一如那个时代所有大学毕业生梦寐以求地那样端上了铁饭碗。在工作中,刘琰超发现,几千年来一直被中国人称作“百草之王”的中国人参在国际医药领域同样被高度重视,而且在欧洲和日本的同行对于人参的研究都很深入,应用也很广泛。从那时起,刘琰超便认准了人参行业作为终生的事业和理想。

       然而,中国人参的低价供应与国际市场上人参产品的高价销售形成的剧烈反差让刘琰超陷入深深的思考与不安。90年代中期,中国人参在国际市场上价格更是走到了历史低谷。作为人参的发源地,中国人参产业的停步不前深深触动着刘琰超,她觉得应该也必须为中国人参做些什么。1999年,怀着对人参的深厚感情,她毅然放弃了国家事业单位的优越待遇,与志同道合的先生肖英恒一起创立了吉林加一土产有限公司,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和努力让中国人参发展绽放。

       这一路走得艰辛却值得骄傲。今天,加一已然成为全球最大的有机人参供应商。回首自己也是中国人参的这21年艰辛路,刘琰超向记者分享了自己心中对人参行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故事:“20年前的人参行业跟现在完全不同。行业中的从业者基本上还处在最简单的操作阶段,对质量管理的概念很少。我记得我刚刚参加工作后接待的第一个客户来自瑞士。后来同事们给我介绍,就是这个公司曾经派了两个博士到人参产地,帮助参场学习如何在人参种植中安全正确地使用农药。那时候人们对农药的使用很混乱,也不懂什么农药残留,更意识不到农药的危害。20年前的参场条件很差,他们在那里工作了一个月的时间是非常不容易的,要克服艰苦的生活条件,饮食习惯的差异和语言沟通的障碍,最重要的是要克服观念的差异,让参农明白质量管理与控制的重要性。我觉得这件事对人参行业来说是里程碑式的,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中国人参的产业才慢慢开始有了质量观念,开始规模发展。另外一个对人参产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事件应该就是经过吉林省委省政府的努力,去年9月国家卫生部正式颁布批文,使得人参食品化这个整个人参行业多年奋斗的目标终于得以实现。这将是中国人参产业发展的另一个里程碑。

       二、俯首甘为人参牛:驭领人参有机及食品化之路,只为做出品质最好的人参

       “如果一个企业把产品作为核心,就会重视跟产品相关的一切环节,包括质量。“刘琰超说。为了做有机人参,她跑遍了整个长白山地区。在这个世界级的自然保护区,多少偏僻的山村小路、原始森林都留下了她的汗水与足迹。她要找一个地方,没有任何污染源,水质纯净,空气清新,适宜有机人参的种植。很多参场和参农一听说要用好几年来试验有机人参种植,都不敢冒这个风险。功夫不负有心人,刘琰超在北纬41.5度的长白县马鹿沟镇找到了她理想的人参基地。马鹿沟参场历史悠久,有着高效运营的管理体系;参农淳朴而热情,经验丰富。更重要的是,马鹿沟参场对于提高人参品质的迫切需求与加一的有机理念不谋而合。为什么不种最好的人参呢?要种,就种植最好的人参!

       加一十余年艰辛的有机人参全产业链之路,让企业建立了科学而完善的国际化有机管理体系。全程可追溯系统赋予了每一支加一有机人参都有独立的电子身份证,这样的可追溯系统可以对每一支人参实行全方位跟踪、监管,确保人参从种植,加工,仓储,销售,物流到消费者手中都是安全、优质、高效的。

       “在加一,我们的目标是做最好的人参产品。除了产品创新,质量保证肯定也是需要格外关注的。我们在生产中对各个环节设立关键控制点,通过对关键控制点的管理来保证产品质量稳定。加一目前有完备的可追溯系统能确保我们的产品实现从货架追溯到种植地块。消费者如果愿意,可以了解他们购买的产品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生产的,是由谁来管理的。我们的人参10几年来经过数个世界知名的化验室无数次检测,结果都是无农药残留。这已经成为业界的奇迹。很多客户就是冲着我们常年如一稳定可靠的质量跟我们合作的。“

       三、化作春泥更护花:关爱与超越,铸就全球有机人参掌门企业的胸怀与格局

       采访过程中,记者被刘总办公桌上摆放的幸福全家福吸引,不禁问道:“作为企业的主要负责人肯定非常地忙,您是怎样兼顾家庭的呢?这个话题我很愿意讨论。我女儿今年6岁,刚刚上小学,每天有十万个X十万个为什么。现在对我来说时间非常宝贵,要提高工作效率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时间陪女儿。不论怎么忙,除非特殊情况,我都会回家吃晚饭,陪她读书,弹钢琴,做游戏。周末更要陪她玩。可能她睡了之后我再回复邮件,有时候大概会一直工作到午夜。但晚上陪她的时间基本是固定的。虽然这样做感到很辛苦,很累,但真的很开心。她长得好快,转眼就要考大学,离开家,我不想失去她成长的每个瞬间。而且,我也明显感到她喜欢我们的陪伴,只要我们在身边,即便不做什么,她也很快乐。“

       对待企业,刘琰超其实也像呵护女儿和家庭一样用心用情地呵护着加一。刘总谈起了让她印象深刻的小片段:”我大学时主修的是国际贸易。记得当时学习《合同》的时候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在国内,我们一般都会要求合同必须签字盖章方能生效。在国际贸易中,合同是可以通过很多方式确定的,其中之一就是口头合同。通过口头确定的合同也是有效的,受法律保护的。这是很大的不同。当时我很受震动,真正感觉到古人说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也由此可见国际贸易中对合同的尊重。所以我在工作中,也遵循这个原则,尊重合同,说到做到。曾经有一年我跟客户签了一个长期合同。合同覆盖的时间是3年。第三年的时候,人参价格涨了一倍。如果我执行合同,非但没有利润,还要亏损很多。很多人主张跟客户重新谈价,或者不执行合同,避免亏损。我知道有其他的供应商已经这么做了。但加一还是按时按质完成了合同。当时看起来我们确实亏损了一大笔钱。但是我们赢得了跟客户更长期的合同和更紧密的合作。”

       “前段时间,因为国家相关法规的变化,产品的一些说明性文字也必须调整。我们为一家客户做的OEM产品也需要做调整。当时我们主动向这家客户说明了情况,并召回为他们生产制作的全部产品,承担了所有的费用。其实,我们在跟客户联系产品召回的时候,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也很感动,觉得我们是诚实守信的公司,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合作。合作是双赢的事情,不能只看到自己的利益,只有诚实守信才能长久。加一成立至今,我们的客户无一流失。“

       在加一采访的时候,加一的员工们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好感。不管是做了十几年的老员工,还是新加入的新成员,都对工作和生活抱有着极大的热情,真的是快乐地工作着。刘总说,经常有员工跟她说特别喜欢加一的企业文化。对此,她也想了很久,其实从没想过要刻意去创造一个企业文化出来,一切都是比较自然发生的,应该是跟价值观相关的。加一的核心价值观是“关爱与超越”,这个“关爱”是大爱,是对自然、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超越”是一种开放的胸怀,超越种族、地域、文化、宗教等一切,实现对彼此的关爱。刘总不好意思地说:“也许正是这样的价值观,让所有人感觉被尊重、被认同。而且我们支持鼓励个人成长与企业成长的结合,主动为大家提供更多学习培训的机会,有成长的空间,有人性化关怀,因此才吸引人吧。“

       四、天工人巧日争新:不辱人参发源地历史,打造真正代表中国人参的高端品牌

       记者了解到,日前国家人参QS认证落户加一,也是吉林省首家拿到人参QS认证的人参企业,对吉林省乃至全中国的人参产业都具有非常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加一最根本的优势是领先意识。加一有机人参是人参食品化的最早的倡导者,也是最早做人参食品研发与生产的人参企业。在多年的国际贸易实践中,加一看到了很多在国际上流行的人参产品形式,利用这个优势,把这些产品理念引进到国内,并率先在国内市场推出定量包装的人参产品,从而解决了很多消费者对于人参怎么吃、吃多少的顾虑。应该说,加一的产品形式是非常领先的,而且选择的销售渠道也是利于食品销售的快消品渠道,这些对于推进整个人参食品化的进程还是有拉动作用的。

为此,刘琰超补充到:我们从来没觉得自己足够好,所以,对“更好”的追求才很强烈。要想做到完美,势必需要事事精心。大到战略调整,产品创新,小到生产技术的完善,设备的更新与改造,人员的配备等等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幸运的是,我们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大家对企业认同感很强。我们是为了共同的目标在奋斗,感觉特别有劲。“

       2013刚刚开始,刘总还和记者聊及下一步的规划及对加一最厚重的期望。“2013年我们要好好利用人参食品化的契机,加大产品创新,争取能推出1-2个明星产品。1月中旬“加一人参营养饮料”就要上市了,这是突破以往同类产品的革命性人参产品,口感很棒,是给全家带来健康与活力的产品,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希望加一能用几年的时间真正打造代表中国人参的高端品牌,不辱我们作为人参发源地的历史。“